<th id="d984i"><pre id="d984i"></pre></th>
  • <em id="d984i"></em>
    <progress id="d984i"></progress>

    <rp id="d984i"></rp>
  • 導航菜單
    網站標志
    自定內容

    掃描二維碼

    關注“教裝商情”公眾號

    搜索
    深圳,正在瘋狂建大學
    作者:管理員    發布于:2021-10-12 18:38:1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    摘要:深圳,平均一年落地一所新學府。

    作為曾經的一座南方小城,深圳只用了四十年,就與北上廣同臺競技,組成中國城市群中的“四大天王”。

    經濟突飛猛進的同時,大學的稀缺卻一直是深圳揮之不去的心結——“高校就那么幾座,連一所211都沒有,活脫脫一高?;哪?,很多人如是說。

    確實,缺乏歷史文化底蘊的深圳,在教育上,距離北京上海等老大哥有著相當的距離。

    但是,深圳的高等教育真的如“高?;哪边@名頭那般不堪嗎?

    “高?;哪钡拿^并非空穴來風。

    去年以2.8萬億GDP雄踞全國第三的深圳,普通高等學校只有15所[1][2]。在高校數量上,不僅完全看不到北上廣的車尾燈,甚至還被銀川和烏魯木齊甩在身后。而和在GDP排行榜落后足足19位的西安相比,高校數量也不及人家的四分之一[1][3]。

    缺少高校,最直接影響的就是深圳自身的發展,而這可以追溯至經濟特區成立伊始。

   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改革開放大門一開,深圳就以“來料加工”外向型經濟,迅速成為連接中國與世界貿易的樞紐[4]。

    1983年深圳大學獲批成立,可是僅僅一所高校并不足以撐起經濟特區對于技術人員的需求。所以在八九十年代,深圳市大力推廣成人教育,希望能補上對于技術人員的需求缺口[4]。

    長期研究深港地區教育政策的學者莫家豪就曾指出:雖然針對成人的職業培訓,對于只做加工以及零件組裝等低增值商品的經濟模式行之有效,但這種只是依靠自己廉價勞動力的比較優勢來謀求短期的發展,以長期的眼光來看,遠遠不夠[5]。

    而想要成功完成從組裝加工到高新產業的轉型,急需大量受過高等教育的理工人才——深圳彼時的最高學府是兩所中專,顯然無法滿足需求[6]。

    在這樣的背景下,原清華大學黨委副書記羅征啟,奉命南下籌辦深圳大學。當時的深圳市長急切地對他說:“這個決心下定了,賣掉褲子也要把大學建起來!我們拿出錢,撥出地,請你們給我們生產人才,人才!”[6]

    于是,近年來,我們看到了深圳高校們拔地而起。

    2017年創建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,2019年深圳技術大學首次獨立招生,2020年中山大學深圳校區正式建成[7-9].....

    深圳,平均一年落地一所新學府。

    五年前的深圳,全日制高校只有10所,在校生也只有9萬[10]。而現在,深圳有高校15所,在校生暴漲至16.93萬,差不多翻了一番[2]。

    光速建校還遠未結束,根據市政府文件,深圳市計劃在2025年全市高校達到20所,全日制在校生20萬人[11]。按照目前的進度,這個目標只會提前超額完成。

    雖然說,目前深圳的大學質量相比于北京、上海等教育大市還有一定差距;但在這個建校速度下,深字頭的高校們,已經可以說是非常能打了。

    高考錄取分數線能夠直接反映高校的受認可度,畢竟選大學可是每年千萬考生,賭上自己的命運與前途,所作出的重大選擇。

    2020年廣東省內院校錄取分數的榜首,并不是中山大學或是華南理工大學這兩所985,而是香港中文大學(深圳),而且港中深已經蟬聯五年榜首[12]。

    哈工大教學樓主樓是典型的前蘇聯式建筑——中間高兩邊低,主樓高聳,左右對稱 / 學校官網

    更不用提在世界大學排行榜上殺瘋了的深圳大學和南方科技大學——深大在各大國際排行榜每年上升超過百名,國內排名每年上升超過十多名[14][15]。在今年最新的排名中,深大排全國第18名,而南方科技大學的表現更加搶眼,高居全國第8 [16]。

    那么,深圳究竟開了什么掛,讓高校們以瘋狂的速度彎道超車?

    瘋狂超車的背后是深圳政府的瘋狂投入——有錢真的可以為所欲為。

    今年深大預算75億,深圳市政府撥款56億,獨占四分之三[17]。根據2021年211高校部門預算排名,深大在41所211中能排到26位,高于中科大與南開大學等一眾985 211們[18]。天津大學以微弱優勢略高于深大,但其76億預算中僅有20億來源于政府撥款[19]。

    除了通過政府大力度的投資和扶持外,深圳在建校策略上也另辟蹊徑——與名校合作辦學,站在巨人的肩膀上。

    沒有底蘊?沒關系,找底蘊深厚的學府聯合辦校就好。這樣不僅共用了同一個金光閃閃的名字,也共享圖書館、科研設備、名師團隊等教學科研資源。

    以港中深為例,由于和港中大共享教學科研資源,這個建校時間不足十年的大學,早早地就擁有了世界級實驗室。

    由周艷副教授所帶領的應用自旋電子實驗室,負責開發新型的磁存儲器——為AI技術提供具有足夠算力內存支撐。周艷的實驗室在全球都處于行業領先地位,已在頂級學術期刊《自然》以及《電氣與電子工程師協會會報(IEEE)》發表了一系列頂尖論文。而周艷本人在此之前就任職于香港中文大學的物理實驗室[20]。

    于是,嘗到了與名校合作甜頭的深圳,加快了與國內外名校一起辦學的速度。暨南大學、中山大學相繼落戶深圳,僅2017年一年,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學與天津大學佐治亞理工深圳學院也相繼招生[21][22]。

    合作辦學的腳步仍未停止,就在今年六月末,香港大學副校長申作軍也證實港大將于深圳設立新校區[23]。

    在砸錢與“抱大腿”之外,深圳高校彎道超車的另一殺手锏,在于高校們非常重視與企業的合作。

    加州伯克利大學的研究指出,中國高校的產學研結合的模式主要分成兩種,一種是北京模式,一種就是深圳模式[24]。

    北京模式非常傳統,也就是高校實驗室們自主做科研,隨后研發產品為企業所用。而深圳模式開辟了產學研的新路徑——企業先自己研發項目,然后再與深圳大學城的高校們一起進行科研,隨后一起完成科技成果的產業化與商業化[24]。

    在深圳,產學研的前線是虛擬大學城,它坐落在孕育著華為、中興等科技巨頭的南山科技園,由包括清華大學、北京大學等海內外65所高等學府組成[25]。與一般大學城不同的是,在這里的都是各學校所建立的研究院,南山科技園的大廠們敞開大門,與這些學校直接合作,分享科研成果。

    正因如此,深圳各種大學建校時間雖然不長,但很容易出各種各樣的應用成果。

    以清華為例,目前為止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已經孵化超過2600家企業,培養超過25家上市公司,成立了80多個實驗室和研發中心[26]。

    2003年非典時期,深圳清華研究院僅用了7天,就趕制出了“紅外快速體溫檢測儀”,并在五天后正式規?;瘑⒂?。而通常情況下,開發并一項技術并投入使用,起碼需要兩個月到半年時間[27][28]。

    在名校光環和企業巨頭的雙加持下,深圳高校們一飛沖天。

    近年來,各省之間的人才爭奪戰愈演愈烈,無論是放寬落戶政策,還是出臺各種住房補貼,恨不得親自上門三顧茅廬地把全國人才請過來。

    而深圳的吸人策略獨具一格——通過瘋狂建大學的方式,將未來的青年才俊們提前帶回家。畢竟,騰飛的高校們才是最好的人才聚寶盆。

    數據顯示深圳是2020年本地高校畢業生留存率最高的城市,深圳大學2020年就業的畢業生約八成都選擇留深。

    可以說,優質高校們為深圳市反哺了大量高素質人才,有了本地大學生作為“基本盤”,全國其他大學的畢業生們,也從四面八方涌入深圳。僅算2019年一年,“深漂”的高校畢業生落戶深圳的人數就高達10.2萬人[30]。

    那么問題來了,深圳憑什么這么能“吸人”?

    根據工資待遇定奪職業方向,是成為合格上班族的第一步,畢竟,在哪里能搞到更多銀子才最為實在。

    2020年,深圳每人每月平均可支配收入高達5406元,是全國平均水準的兩倍。去年秋招的平均起薪也突破了一萬大關,無數大學生月入一萬的夢想,在深圳不過是平均水平而已[33]。

    更重要的是,第一份工作起薪的多寡,也會直接影響大學生們未來五年到十年的收入,研究顯示,如果第一份工作的收入不錯,往后的升職加薪也會順暢許多

    另一個選擇深圳的因素,是大廠們熠熠生輝的金字招牌。

    穿著筆挺的正裝,戴著騰訊、華為、中興們的名牌,自信地出入于南山科技園的摩天大樓之間......這樣的工作,沒有誰能夠拒絕。

    在巨頭成群的南山科技園,騰訊總部大樓是地標性建筑 / unsplash

    而現在的深圳擁有470家上市公司,其中8家本土企業躋身世界500強,排名全國第三,僅比第二的上海少一家[35][36]。

    在外企方面,世界500強企業中有超三百家落戶深圳[37]。也就是說當你漫步在深圳街頭,吔一盤腸粉的時候,鄰桌正在飲茶的上班族,大概率在為某上市公司或是外企工作。

    更重要的是,鑒于深圳獨特的產學研模式,如果選擇來深讀書,就可以提前與科技巨頭們“親密接觸”,邊讀書邊實習,為之后來大廠工作鋪平道路。這也解釋了為什么,現在很多大學生放著985 211的offer,也要“深漂求學”,一方面是由于深圳高校的崛起,一方面是因為深圳的資源實在是太好了。

    除過職業發展,吸引年輕人的還有深圳城市本身的“年輕”與“包容”。

    深圳常駐人口平均年齡不到33歲,是全國最年輕的城市[38]。2019年1343萬的常住人口中,超過6成是非戶籍的"深漂",而494萬的戶籍人口中有40萬這一年剛剛落戶的"新移民"

    你不用面對趾高氣揚的本地佬,更不用為了入鄉隨俗,費力學習當地的方言。因為在這里,大家都是外地人,大家也都是深圳人,通行的語言不是京腔不是粵語,而是所有人都會的普通話。

    來了,就是深圳人。畢竟在這里,從不缺多元的氣氛。而多元環境離不開年輕的大學生,據統計,2010到如今的十年時間里,深圳常住人口增長了714萬,其中近一半的人是大學(大專及以上)文憑[41]。

    于是,為了進一步加強自身的“多元優勢”,一座座新高校落戶深圳。

    但是,在深圳的各種光環的下面,也存在著一些問題。

    今年3月,深圳的平均房價突破9萬每平方米大關,高居全國第一。是同省另一個超一線”廣州“的兩倍有余,遠遠高于北京與上海(均不到7萬)

    2019年的研究也顯示,房價收入比深圳全國最高,也就是說深圳是全國買房壓力最大的城市,即使擁有月入一萬的平均收入[43]。

    走在深圳粵海街道上,兩邊都是來來往往的年輕人。有的一手抓著賽百味一手打著電話,神色匆忙;有的斜靠在大樓旁,捧著一杯星巴克,享受著片刻的安寧......

    他們的背后是騰訊、中興與大疆們巨大的辦公大樓。

    大學們確實取得了肉眼可見的成功,但如何能長期留下這些青年才俊,恐怕才是深圳下一階段要解決的核心問題。


    標簽:2
    人物
    全屏背景

    Copyright © 2019,www.bbpowerwashing.com,All rights reserved? 版權所有 © 

    深圳市華裕文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 未經許可 嚴禁復制  海洋網絡提供網站建設   BAIDU SITEMAP  粵ICP備19033845號

    聯系地址:深圳市龍華區觀瀾街道桂花社區赤花嶺新村1巷1號 E-mail:liuxiaohua@jyzbsq.com  服務熱線:0755-21071640

    华人少妇被黑人粗大的猛烈进_免费一级中文字幕无码_亚洲综合一区二区三区人妖_被强的丰满人妻电影中文字幕

    <th id="d984i"><pre id="d984i"></pre></th>
  • <em id="d984i"></em>
    <progress id="d984i"></progress>

    <rp id="d984i"></rp>